心灵顾问:  
馨悦心灵顾问:15194104640  QQ:2875832872nbsp;    馨悦心灵顾问:15194104640  QQ:191281783   馨悦心灵顾问:15194104640  QQ:2875832872

七载母子长征路之【星儿篇】——逸妈妈档案(2)
发布日期:2017-3-25 12:09:03 浏览:0

【黄小茵沟通师】:作为这次课程的带课辅导师,让我有机会在同一时间内接触五位自闭症儿童的家长,在上课的第一天早上见到他们第一面的时候,我看到他们眼神里的期待和疲惫。作为自闭症儿童的父母,长年累月的面对一个无法正常讲话、生活无法自理的孩子,无论用过多少方法花费多少精力和金钱也无法改善状况,他们承受的痛苦和挫折不是常人能够体会的,甚至有时会陷入绝望,所以他们的眼神里透露着疲惫。但他们这次会选择来参加这次课程,又是带着期望,希望通过深层沟通可以让孩子得到改善,他们的内心依然是对孩子抱着希望的。

 

【编者】:读过,才知道,原来只是喊出一声“妈~妈”,体验一次心灵相拥的痛哭,都是这么不简单的快乐。

 

    因为个案上交资料篇幅的海量,所以尽管一再删简,最后呈现于众的内容还是如此浩瀚.......或许此文,以及文中展现的漫漫征途,将是对你的耐心爱心以及倾听力的最大挑战。

 

    他是个典型的星儿

 

    我的孩子叫李,2004年12月5日出生(剖腹产),现在7岁半......情绪波动很大,问题行为很多,常见一些古怪的表现,好动,机械记忆力好,但语言表达能力很弱......有意识的记忆力比较差,常常记不住刚发生的事情。生活自理能力弱……一句话,自闭儿身上有的特征在他身上都体现出来了。

 

    我记得在儿子11个月 ,还没学会走路的时候,当我忙着做家务时,他已经学会扶着坐进婴儿车玩玩具,或静静地坐在大纸箱中,或坐进铝桶里面双手不停地上下翻动桶的把手,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旋转的电风扇,反复按动开关,喜欢看墙上的钟表......

 

    孩子15个月大开始会走路,18个月左右喜欢踮着脚尖走路,旋转自己的身体,一边转一边笑,经常眼睛盯住墙壁或者天花板笑个不停,喜欢抓鞋子玩耍,把大大小小的各种鞋子排成一排,晚上会无缘无故哭个不停。有时候会盯着窗外那棵大叶榕树随风摆动的树叶笑个不停.

 

   2岁的时候孩子还不会说话,每次电视播放到新闻联播序曲、天气预报时,他会马上从房间跑出客厅来,边听边笑,所以可以断定他的听力没问题,......

 

    在朋友提议下,我们带孩子检查舌系带,医生说没问题,还安慰我们孩子说话迟一点很正常.几个月过去了,我们沉不住气了,

    2007年5月带孩子到广西妇幼保健医院做检查,医生观察孩子的表现做量表测试,下了个结论:儿童孤独症倾向。还告知我们马上到儿童康复机构训练,越早干预越好。

 

   先生上网搜索有关自闭症的资料,当他告知我时,觉得难以置信,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诊断回来后,我才第一次用心去观察孩子日常的一举一动:不会说话,不会用自己的手指去指出来,需要什么东西都是拉着大人的手去拿,目光不与人对视,总是躲避大人的眼光,而且越来越严重,眼神很空洞、飘忽,常常踮起脚尖转圈圈,像跳起芭蕾舞,身体转圈,手也不停地摇摆。

 

    2岁8个月到3岁这个阶段,每次儿子坐公交车时从上车到下车,双手一直保持翘兰花指的僵硬动作,旁边的乘客笑着说:”以后培养你儿子学舞蹈吧”.......回到宿舍楼下,他又盯住邻居家里厨房上旋转的排风扇、抽油烟机,挂在室外的空调机,兴奋地拍手、哈哈笑…….孩子日常的举动非常符合儿童孤独症量表所罗列的特征,只是我粗心而已。

 

    这只是昙花一现

 

    接下来我们在市区内寻找相关机构,经过比较选择了方舟至爱......从2007年6月18日到2008年5月30日,孩子一直在这所机构训练。

 

    平时他在家里自由自在惯了,突然间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有规律地上课学习,孩子很抗拒,有些孩子哭一两星期或一个月就不哭那么多了,我儿子是有名的赖哭王,头三个月时间里他在机构几乎每节课都哭闹,无论上什么课都走出位置,坐板凳的时间不到5分钟.

    老师要求我们晚上在家里训练他捡豆子进瓶子,5分钟-10分钟-15分钟,逐渐递增,训练静坐能力、手眼协调能力。

 

    因为他没有口头语言(“妈妈”等简单的词语不会说)、也不会用肢体语言表达(想要的东西不会伸手去指出来),小手软绵绵的,握不住东西,丢沙包都没力气,认知几乎为0(爸妈是哪个、五官在哪里不会指)所以被分到最小班----无语班,

 

    他上按摩课拒绝大人按摩口腔、头部、捏脊按摩,哭到累就睡着了。每天进到感统训练室就躲到沙发上休息。

    老家长们看到这种状况就告诫我说:“你要是这么心软,你儿子在这里呆五年也不会有多大进步的,这些孩子开始是被动让家长压迫着做的,当他知道哭也没有用也就习惯去做了。”

    40次滑板冲刺,压住大龙球全身按摩50下,来回攀爬绳梯20次,还有蹦床弹跳练习呢。2节课要完成这麽大的运动量,孩子经常是不能够按时按量完成的,何况中间还要歇一会喘口气、喝水呢。

 

    这个时间段,孩子兴趣范围很狭窄,老师对其一对一的单独个别训练课,只喜欢看卡片如人物、交通工具、日用品、动物类的,特别喜欢看动物卡片,尤其是些在咱们常人比较害怕看的蟾蜍、眼镜蛇等他却爱不释手。

对老师上个训课给予他的强化物如海苔、山楂片等持戒备心,不敢吃。

 

    进方舟学校第二周的一天,他情绪很大,抗拒学习,尽管关起门来上个训课,我在室外咳嗽的声音他也听到了,哭得更凶,朱老师打开门,叫他:“叫妈妈,快叫呀。”儿子晃动小手想要我抱,朱老师示意我往前走,“叫妈妈,快叫呀。不叫妈妈走了。”儿子还在没反应,我狠狠心扭头就走,转身的刹那间儿子用微弱的声音发出了“妈--妈”。这是我盼望了2年半来第一次听到儿子喊我妈妈,我激动地哭了,母子都哭了。

 

 

    本以为照此发展,儿子训练3个月应该会说话了,没想到这只是昙花一现......

 

    当时李玉玲老师教3个月后儿子能发出类似于:马、猫、白菜等双唇音的个别字词,而且无论我怎么引导,“妈妈”这两个字他居然再也说不出来了!

    为学习语言发音做准备而教孩子学习吹蜡烛、吹哨子、吹纸屑等,儿子学习了一个月好不容易才会吹哨子,隔一个星期不吹,竟然怎么都不会吹,吹不响了!

 

    我终于体会到家长们口中所说的自闭孩子的“退化”有多可怕......

 

    一年以后当儿子再次学会,喊我“妈妈”的时候,我领悟到训练自闭儿要以“年”为单位,这是真实不虚的,也更加深入地理解自闭症相关理论中提到——这些孩子需要终身康复训练,机构---家庭---社会,循序渐进,而且要反复教,巩固训练,防止退化。

  

    蜗牛之旅

 

    2008年5月,我们搬新家了,转眼孩子快3岁半了,他还是不会说话,连“妈妈”也不会叫......

    2008年5月,儿子3岁5个月,在方舟至爱学校做了第一次听觉统合治疗,为期10天,(为此特意花一个星期让他练习头戴耳机,从3分钟练到能安静戴耳机30分钟),上午、下午各30分钟,在整个疗程,连续十个晚上都很兴奋,每晚都是12点后才睡着,嘴巴久不久会发出尖叫声。

    治疗结束后,睡眠恢复回原来的时间段。尖叫却时有发生,每逢儿子生病需要去医院打点滴的时候,他不能够在儿童输液室呆,尽管是偶尔发出的尖叫声,确实那么刺耳,令人侧目,只好自觉得移到走廊尽头靠窗户的地方,看马路上来往的车辆打发时间,儿子特别怕打针,肌肉注射还好,一会就过了,打点滴他抗拒得可厉害了,得要3个护士控制儿子的手脚才能够保证针头安全插进的血管,想想多可怕。

 

    2008年,我利用7月份空闲时间带孩子去广西区人民医院给孩子做了20天的高压氧治疗,感觉没什么效果,而且每次在加压减压的时候孩子特难受,跟坐飞机似的,那时候在氧舱里碰到2个自闭女孩,属于阿斯伯格综合症,自闭症谱系中的高功能孩子,她们的妈妈以过来人的经验,热心地向我介绍了针灸、注射鼠神经因子等治疗对自己的孩子有过哪些帮助,孩子才有今天的进步。

    在针灸科看到各种特殊状况的孩子们头上扎满银针,有些孩子眼圈红红的,我实在不忍心让儿子受那个罪,就打消了针灸的念头。

 

    3岁8个月,那时候孩子的触觉一直很敏感,不让理发师触摸头发,每次头发长了都是等待他睡着了再抱去理发店理发,醒来他发现头发变短了,会持续用小手摸摸自己头顶1-2个星期......

    每次带孩子去公园玩耍,只要看到个子比他矮小的剃光头或是刚剪短发的小朋友,他就不由自主得靠过去,摸摸他们的头顶,或者用鼻子去闻他们的头发,那些孩子的看护人就告诉他:“哥哥不能打小宝宝的头哦。”

    除此之外,孩子还有诸多问题行为,他时哭时笑变化的情绪,斜翻眼珠子,尖叫,滚地,反复开关微电器开关、风扇、波炉的门,公婆只好用黑色的橡胶绳把微波炉绕几圈捆绑起来,到用的时候再解开。

 

    2008年8月到2009年4月,我把孩子送到广西残疾人发展中心学习,从8月到10月,在朱老师那里刚学2个月,孩子就能发出5个字左右的短语了,朱老师还培养他读儿歌童谣的兴趣,只是声音很轻,跟说悄悄话似的,听起来挺费劲的。10月第一次带孩子到广西妇幼医院,宋主任介绍说到那里做注射鼠神经因子(恩经复)治疗的自闭儿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在完成一个疗程(为期28天)后,发现孩子说话的嗓门提高了八度,原来数数只能数到40,而且每次数到39又数回30、31,突然能按顺序数到100了,做吹气练习也不费劲了。

    此时已是孩子做完听觉统合治疗5个月了,对钟表、数字越来越感兴趣,在家里常常把拼板上的10个阿拉伯数字拿来摆弄,自由组合,如:2、4、7,他会变换摆成24、27、72、74、42、47、742、472、247……等十几组不同的数,坐公交车上,他关注广告牌上的电话、手机号码,走在路上他关注门牌号码、车牌号码......

 

 

    2009年初我们发现孩子说话的腔调很奇怪,越来越像老外说中文的口音,米老鼠说成"咪蒿树",黄色说成“荒舍”听起来很别扭,我们在日常中帮着纠正,可是收效甚微,语训的朱老师也感叹没见过这种情况,3月下旬,一向疼爱孩子的保姆韦姐告诉我说残联中心和恺逸一个班有2个孩子针灸后语言有突破,征求我意见,是否让孩子尝试一下。

    我最大的顾虑是孩子如果不能配合,甚至强烈抗拒,医生如何下得了手,万一扎错穴位怎么办?在孩子接受针灸治疗的时候,听到孩子的哭叫声,很揪心,我甚至觉得自己很残忍。后来扎了2个疗程共20天,发现孩子说话的语音端正、清晰,洋人腔调消失了,就停止治疗。但也发现,孩子说话还是鹦鹉学舌,没有主动性语言,类似于“我要喝水”等生活需求性的语言仍然需要家长辅助。

  

    2009年5月我和保姆带上儿子踏上了去北京星星雨的行程,在列车上,儿子听到移动电视播报天气,一路上,除了睡觉、用餐,其它时间就一边看着车窗外面后退的物体画面,一边重重复复地把广西所有城市的天气说了N多遍,就跟语言复读机一般,可是问他“南宁今天几度啊?”他又把所有城市天气说一遍,纯属机械记忆,不能灵活提取所需要的信息,所以经常答非所问。

 

    在北京房东家里,看到房东看电视节目,他又开始指着电视机左边角落的台标从“安徽卫视”开始,一口气背念了几十个有线电视的电台名称。问他“你喜欢看哪个台的节目呀?”他又把所有电台名称背一遍,语言的理解能力很糟糕。

 

    孩子经常会说一些和当时所处情境没有任何关联,毫无意义的话语,当时陈楚生的歌很流行,他一时兴起,男女老少不管谁站在他面前,他都会唱那一句歌词“有没有人告诉你我很爱你?”

    在北京星星雨学习期间,我带他到吴良生老师那里补课,一见面,他就对着老师唱“有没有人告诉你我很爱你?”老师笑着说:“谢谢!我也很爱你。小宝贝。”吴老师教他区别人称代词“你、我、他(她)”,儿子很混乱,老师教得很费劲,那个片段我至今仍记忆犹新:

 

    吴老师:小帅哥你好!我是吴老师。你叫什么名字?

李: 你叫李

吴老师:(纠正辅助我的儿子拍自己的小胸脯说)我叫李

吴老师:(指着妈妈问)她是谁?

李:(回头看)是妈妈

吴老师:(引导儿子再说一次)她是妈妈

李:她是妈妈

吴老师:真棒!奖励你玩一会儿小玩具…

吴老师:我是谁?

李:(指着老师)是胡锦涛

吴老师:看清楚,我是谁?

李:我是胡锦涛

吴老师:你是李,我是吴老师。

吴老师:我是谁?

李:是爸爸

吴老师:(很无奈、摇头叹气,在小纸片写上“吴老师”三个字指着问)看清楚,我是谁?

李:我是吴老师

吴老师:我是谁?

李:(老师示意我辅助孩子边用手去指他边引导儿子说)你是吴老师。

 

    课间休息的时候吴老师问我:“你儿子怎么把我看成胡锦涛了?你们在家常谈论国家领导人的事情吗?”我告知孩子喜欢听新闻联播的序曲,接下来一般主持人报道国家领导人谁谁出国访问,或许是听多了记住那个名字吧。吴老师叹了口气:“这孩子不懂得内化,想到、看到什么就直说。不分时间和场合。这样可不好,要慢慢帮助他纠正过来。”

 

    4岁6个月的他依旧对数字很感兴趣,每次去外公家里,都喜欢反反复复翻看日历、挂历,除了睡觉,三本日历爱不释手,经过商店看见台历、挂历、日历就非要买,也不管家里已经有几本了。每个月份30-31个大大的阿拉伯数字而已,他看得很入迷。

    就是去逛玩具店,他也只挑和数字有关或者能够在地上旋转的玩具。每次去购物,一进超市他就望收银台上空悬挂的数字牌张望,来回小跑,对物品似乎并不怎么关注,唯独对洗发水、沐浴露、洗衣粉等特别感兴趣,其实还是源自于他平时喜欢看广告,整天都念叨着“拉芳”“海飞丝”“雕牌超能洗衣皂”“巴黎欧莱雅”在超市盯住这些洗涤用品也是在认字呢。有一段时间,只要跟我上街购物,不管走到哪他都在重复地说“巴黎欧莱雅”......

 

 

    2009年9月5岁多,孩子进入望州南幼儿园学习,身高比其他孩子高出一个头,因为认知能力、语言表达、交往能力都跟同龄的孩子差一大截,只能进中班学习,2个月的观察,感觉孩子有所松懈,在幼儿园等于混日子,只好把全天学习改成半天上幼儿园适应独立,半天上机构。

    2009年11月再次回到方舟至爱接受半天强化学习,学业进步比较大,会认很多字,会写笔画很简单的生字,他已经能够口算10以内的加减法了,但是语言表达能力、理解能力很欠缺,日常生活中简单的问答,如“你家住在哪里?爸爸叫什么名字?”“中午你在幼儿园吃了什么”“今天你和妈妈去哪里了?买了什么东西?”……他一概答不出来。

 

    班上其他孩子已经能讨论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内容了,他只能区分出里面的主角。他的问题行为还是挺多的,好动、无论在课堂还是在家里,都喜欢自言自语、稍不如意就用物品敲击自己的头、把头撞到玻璃门上、桌面上,或左右两只手轮流用力拍打等自残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情绪,滚地、大哭大闹、高声尖叫,司空见惯。

 

    这个年龄段,同龄孩子看病时很配合医生的,我的儿子对医生的检查却很抵触,怕听诊器贴身体,怕医生检查口腔,每次医生请他打开嘴巴,用压舌板下压检查咽喉,他会哭着拒绝。有一次他哭了,医生照旧检查,他发怒了,紧紧咬住压舌板不放,结果压舌板断成了两截,一截在儿子嘴巴里,一截在医生手中,医生吓呆了,她感慨地说:“这是从医一辈子没见过的怪事。”

  

    每次出门走在小区里、大街上,儿子看见下水道的井盖一定要用脚踩上几遍再走过去,坐公交车要沿着原来的路线走,如,平时要过马路坐802路车去人民公园,当要去广西花鸟市场时顺路,不需要过马路,直接上车就行了,怎么解释他都不明白,很刻板,或坐地或抱住电线杆不肯走。

 

    而且还迷恋上反复按动抽水马桶,经过暗中观察,我发现儿子每放下一张餐巾纸进马桶,就按一下开关冲水,当水形成水漩涡时他得到视觉和听觉上的刺激,他的表情告诉我,他此时获得一种愉悦的感受,他边看边低头欣赏漩涡,头越来越靠近水面,头发散发出一股异味,难怪200抽一盒的纸巾不到两天工夫用光了。

 

    之前因为他的动手操作能力较弱,搭立体积木、插彩色塑料雪花片等只会横着排成一列火车那么长,没有立体感,结果他没兴趣,丢开了,一天马桶堵了,找工人来疏通,晕,捞上来28块雪花片,类似事件发生了几次。

 

    他还经常在洗衣机漂洗衣物的过程中,打开洗衣机的顶盖,出神地看着高速旋转的衣物,静静地听着“轰轰”的响声,崭新的洗衣机刚用三个多月就坏了,修好后,为了安全起见,只好晚上孩子睡了再开机洗衣服,白天洗衣就得用宽宽的封口胶带把洗衣机的盖子贴紧,不让孩子打开,晒衣服再撕开胶带,麻烦也无奈。

 

 

    2010年7月,再次到北京星星雨学习,这次他迷恋上报站名,把地铁1号线每个站名从头到尾说一遍又一遍......

 

    2011年元月,学前班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只会看图写了“月”“马”“虫”三个字,卷子的其它题目一概不会写,合计考得6分......

 

    保姆找到新工作了,先生忙于应酬,家里就我们母子俩,周末,我在整理房间,儿子自己玩,忽然听到他在大喊大叫:“我不想不出来了!”他常说反话,其实是想说“我想出来”,但是经常是词不达意,我循声望去,天啊,儿子站在洗衣机里面,爬不上来了,洗衣机旁边摆放了一把椅子,估计他是自己搬来椅子,搭上椅子爬进洗衣机的。之前有几次他拉着我的手说:“放李恺逸进去。”当时我没在意,现在他自己行动了。哎,是他又想起更小之前躲到水桶、纸箱自娱自乐的事情了吗?我也很纳闷。

 

    一天晚上,我忙着做家务的时候,听到他笑呵呵地说:“有好多钱了。”我扭头一看,发现客厅的茶几上、沙发上摆满了“100元大钞”----冥币(中元节常用的)。红彤彤一大片,晕,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从抽屉翻找到那几叠冥币,之后我重新藏起来,结果他又找到了,故伎重演,无奈,我只好买些儿童学习认货币用的玩具纸钞替代,教他认识人民币。

 

    现在,他那踮脚尖走路的行为纠正了,可是,一到夏季,反复打开冰箱门,欣赏里面的排风扇转动的行为又出现了,里面残留的水,他还低头去喝,或是手摸了再舔,呕吐了,告诉他要讲卫生,他也听不明白。

 

    他害怕听到电焊的刺耳声,有一次经过路边的铝合金门市部,听到工人焊接铁门,火花闪烁,声音刺耳,他连忙甩开我的手,蒙上耳朵冲到马路中间,很惊险的一幕,他已经没有危险意识了。他还害怕鞭炮声,过新年的时候,小区里总是有人放些粗大的散装鞭炮,除夕夜,从看到空中烟花绽放那一刻起,儿子马上把窗户关得紧紧地,那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起,他吓得连哭带叫躲进房间,棉拖鞋都未脱就钻进被窝躲起来了。

  

    2011年过年前后,正是我们夫妻俩离婚前的战争升级阶段,想到这些年的付出,得不到婆家人的认可也就罢了,还被贬得分文不值,否定的话语在我耳边萦绕,顿时心灰意冷,我已经打不起精神,也无暇顾及孩子的学习了,2011年3月,我又再次把孩子送去方舟至爱学校,半天回望州南幼儿园上学前班(直到7月),完成融合教育为过渡到9月上学做准备。

    这段时间主要是请老师强化训练孩子在校课堂常规、社会交往、游戏规则、学前知识,孩子逐渐树立交往意识,但是语言的理解能力、表达能力进步很慢,严重阻碍了他和其它小朋友的交往,在学校课堂上,别的同学在听课、写作业,他突然大声喊叫“喔,土豆!”“猪老大!---猪老二!”,令同学发笑,那是因为:他人在教室,脑子的思维还停留在看过的动画片里,当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浮现在脑海时,他嘴巴所喊的是里面的台词,那种旁若无人的境界,似乎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儿子7岁多了,对于为什么要打电话,打电话时该和对方说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无论谁打来电话,或他打给别人,拨完号码,接着千篇一律“喂,我是李,拜拜。”需要大人在旁边教一句他才会重复一句。

 

    他在家里看到闹钟不走了,拉我的手去指,但不会提问,我告诉他:“因为电池没电,所以闹钟停了。”

    过几日,带他进菜市买菜,一个卖鱼的摊点上摆放着鱼头、鱼尾、鱼腩、死鱼,他看到放在鱼池旁边的几条死鱼,说:“3条鱼停了”。(这是学习方法的迁移,只是有点生搬硬套。) 看到开膛破肚流着血的鱼腩就说:“看,鱼都流鼻血了。”(他按照自己平时流鼻血的生活经验去表达眼前所看到的。)鱼池里氧气管在冒泡,活鱼在游动,他又说:“鱼儿在洗澡、吹泡泡。”很天真......

 

    2012年春节前夕,我带他去人民公园玩耍,公园门口的路上摆满了年货,挤满了购买年货的人,儿子在卖山鸡的摊点看那些他眼中的“大鸟”,高兴地拍手跺脚,我在隔壁不到1米的摊点挑选东西,一转身,发现儿子不见了,人山人海怎么找哦?我快急疯了,到处找,转了几圈,回到原地,看到他又站鸡笼前看山鸡了,他看到我神态自若,似乎丝毫感受不到大人的焦急。

 

    回想起3岁他走丢那个时候,他独自溜出单位门口,过马路,穿过菜市场,我好不容易找到他,喜极而泣,要抱他回家,他只看了我一眼,一把推开我,又继续往前走,对亲人没有依恋感。

    儿子4岁8个月时,有一天,在超市他和我走散,我到总台请求播放寻找儿子的讯息,超市导购员告诉我:“一个小男孩独自在洗涤用品的货架旁边看那些洗发水背广告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妈妈叫什么名字?我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他好像没听见,一点反应也没有。”在出口处明明看见他跟在我身后,什么时候又返回去了呢?接着看见另一个导购员拉他的手走出来了,她惊讶地问:“人家的孩子找不到妈妈,和大人走散了会哭着要妈妈的,你儿子好像一点都不紧张呢?”

 

    这才是我所担心的,孩子3次走丢的经历当中,他都没有要找妈妈的意识,更没有历尽波折之后终于见到妈妈时喜出望外的神态,每当我找他找得心急如焚的时候,他正在某个角落坦然地随自己的心念做自己的事,也不知道自己的安全有没有保障。我总不能老牵着他的手,他也不愿意一直让人牵着。哎,儿子什么时候才懂事呢?堪忧啊!

 

    在儿子的意识里,没有时间概念,过去、现在是一体的,每次只要经过南宁的任一个铁道口,他就会指着火车说:“刚才逸和妈妈去了哪里?刚才我们坐15号车厢,逸住一楼,卢阿姨住二楼,叔叔住三楼(他自己把上中下三个铺位当成楼房)……”如今距离3月2号坐火车去广州参加自闭症公益项目启动仪式那天已经隔了好几个月,在他回忆起来就是今天刚刚发生的事情…… 



(收编/整理:吴颦)


济南馨悦中心简介

济南馨悦中心成立于2012年1月,是由广州佛山恩多恩心理咨询有限公司(中国深层沟通总中心)授权认证,白一涵女士创立全国最早的区中心之一。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推广、传播唯识深层沟通技术,协助很多人穿越目前生活的障碍,通过解决自身目前的状况,从而改善了亲子关系、家庭关系、事业财富、圆满人生,重现生命的活力。

截止2016年馨悦中心已服务学员数百位,服务个案千余人。诞生沟通师数十位,是全国沟通师最多的中心,被深层沟通行业称之为“沟通师的摇篮”。

若您有任何关于婚姻情感、亲子关系、疾病疗愈、事业财富、人际关系方面的问题,欢迎来电咨询。

心灵热线 0531-8855926

网站、博客微信订阅号.jpg.jpg


案例分享
1
2

返回>>